书籍详情

查看目录

阅读设置

加入书架

章节报错

阅读设置

主题背景

1 2 3 4 5 6

正文字体

微软雅黑宋体楷书

字体大小

|18|

页面宽度

800900100011001200

376.克莱儿(1/2)

书名:不列颠之主  作者:巧合巧  字数:2654字  更新时间:2023-11-27 10:39

  【不列颠之主】小说免费阅读,请收藏  一七小说【1qxs.com】

  桑奇带着雪诺,到了约定之处后,等着两人的是看守士兵的支支呜呜。“跑了,你们是不是收了好处?”桑奇不满。提前收钱跟收到指示,让把女人从城镇带到郊区的一位小队长,睁大眼睛,倒吸一口凉气反驳。这演技低劣,但桑奇又无证据。“继续找,老鼠逃不出猫的爪子,一个女人带着几个女仆能跑到哪?”两少年带人朝女人可能逃走动线追去,完全消失小队长视野后,这一群刚刚还哑口无语的小队长大笑。一位士兵问为什么放人?小队长没有回答,脑中闪过那女人的话。他前天喝多了,无意说快嘴告诉那女犯人,还会有人来要走她,女人便回:“卡塔纳的人追杀我们,边境士兵捕获我们,现在不知从哪冒出不来少年也要带走我们!你可要想清楚,交给一方,总会得罪一方,你放我走,我以家族名誉起誓,会忘却你对我干的事。”女人把藏在衣服夹层里的最后一枚宝石拿给小队长,如果他放人,自己就给这宝石,否则马上吞下去。你杀我,交我,不如装作不知让我逃走,收益大风险小。于是这小队长趁夜放走几女。-----------------夜很黑,黑的找不到路,现在陪在少女身边的,就剩两个仆人,其他人都因劳累病倒离开这个世界。那小队长就给一点食物(让她们难以走远),已经消耗殆尽,第三天,身边仆人又一个离开。少女想要埋葬她,用手刨土却没有气力,被卡塔纳清洗家族时,她希望自己是个少年,能够持剑对抗,落入边境小队长手中时,她见到那人跟同性欢好,又庆幸自己不是男的,否则一定会被他祸害。这时他又希望自己是男的,能安葬好这位忠诚仆人。“你不要哭,我们只能一直走,有路就走,有山就过,去北境,那里有舅父留下来给母亲的家族庄园,去到那,我们就可以过上新日子,那是昆桑大人的领地范围,我们可以躲过卡塔纳。”克莱儿忍住泪,继续走。路上她用尖细石块,跟仆人互相帮忙,把头发弄断,全身图脏。“这样能躲避追捕,有很多地方都有行会商人在,他们是国境中有通关特权者,我们如果能逃入阵营也安全。”找不到回家的路,只能先找安全目标。人的坚持跟努力,强壮内心,少女的腿越累,心却越硬。她已经逃出那小队长手中一周,并且躲藏一处溪流时,还听到过路的农人谈话,确定自己是往北,来到昆桑大人下管的一位男爵领地。领地的大钟敲啊敲,每一下都打在她的心口,她想入城!任何时代,钱都是最好的通关工具之一,昆桑残暴,下面的领主每一个都害怕有点被他杀了,所以贪财是他管理领地下的小领主标配。克莱儿已经没钱了,但身边那位一路上软弱的女仆,却也从鞋后根的地方,取出软布塞着一小团布,打开一看是两枚银币。“我确实偷了钱,上次管家没冤屈我......”女仆低下头,把钱币递给克莱儿。两枚银币,克莱儿当时没有细查这件事,而恕人之善终在此刻,帮了自己!她那未婚夫,却因平日对奴仆极坏,以至于想躲开卡塔纳清洗领内小领主时,半道被士兵追杀,最后带着满腔恨意下地狱去。克莱儿抱住女仆,两人用四分之一枚银币进去,换到的铜板重新整理自己,穿上粗糙到会刮伤皮肤的宽袍,拿来剪刀,把头发几乎剃光,再用半枚银币,弄来十几页纸黏在一起的旧圣书跟两块木铜混制十字架。伪装小僧侣,提高自己的生活机会。他们在身上塞着粗棉,让自己看起来更粗壮些。压低声音,伪装成青春期的少年僧侣,在旅店内的一角,光明正大的用餐。新教徒对于酒水肉食的规定,十分宽松。桌子用一块黑布压着,黑布之下,是已经腐坏严重的桌子,没有高脚杯,只有手感粗糙的陶杯,碟子跟汤匙不需要,大多数人都是五指搞定一切。克莱儿告诉女仆:“感谢这一顿圣餐,这不是咸鱼干,而是鲜美的肉鲱鱼,不是酸臭的麦酒,而是带点刺激味的水果酒。”客人很多,这座城镇五百五十人,但因为处于国内羊毛市场中继点之一,许多商人会来这,屋内的地板不停被踩踏,泥扫了又扫,端上来让人清洗的水盆,满是黑泥,克莱儿却一点都不嫌弃,所有人都死了,自己还活着,这就是上天恩赐,这点脏算什么。会漏水的屋顶正在被修补,进来买醉的也有僧侣,身边还带着抹粉的好女孩,因为她内心被恶魔占据,需要等一下进行圣礼除魔,所以先来买酒助助兴,这是必备工具之一。克莱儿拼命塞饱肚子,有就要吃,这样才能在没有食物时,撑久点。这时,又进来一人,他把腿上的泥用力一甩,甚至还飘到某一桌子上,“混蛋桑奇,毛都没长齐就敢恐吓我!”一位骑士管家内心痛骂后走进来,所有人紧闭口角,难闻的口臭气味,登时减少大半。店主上前讨好,这管家直接走上楼,开始享用店内最豪华的食物,并告诉店主传下去,桑奇以治安官之名,宣告周边城镇有爱岛的维京人闯入,要加强戒备,如果镇内现在有商人,趁早离开,否则前方关卡难以通过。所谓的难以通过就是要钱,不给钱过不了,给了还会刁难你。再残暴的领主,都不会说要把领地搞坏,一道法令下去,可能是欠缺可虑的恶法,但绝对是希望这法令能成功。王国治安官二十位,来回寻看千人以上的大英城镇,“我对你们要求不高,能警告领主就行。”可那些节帅们,也有任免本地治安官的权利,又多了公爵治安官,甚至大伯爵治安官,双方权限混在一起,久了还互相腐化,两年不到,就有六位治安官受罪。桑奇靠着父亲的命令,发出围捕令,要把这女人给抓回去,女人价值不低,但更重要是,他们这些大贵族子弟,内心骄傲,不允许自己失败。听到要追查犯人,有些商人马上也不吃了,快速出城。克莱儿握住发抖女仆的手,让她冷静,并付了几个铜板跟着商人离开,可中途碰到卡塔纳手下,伪装成商团的军士,无奈又折返回来。所有人都来追捕自己?幸运之神好似又远离了。重新回到城镇,接着由僧侣带着士兵,每一户巡查,说出姓名,查验性别。查验的士兵很粗暴,速度奇快。克莱儿跟仆人被抓住,去掉头上的僧冠,士兵扯掉他们外衣,少女的曲线展示,虽然脸上涂着黑粉,但还是能看出克莱儿长相清秀,随后被丢入酒馆内,不让任何人出来。克莱儿失魂落魄选了张桌子靠近,没注意有个身着长袍,戴面具者看着自己......两小时后,桑奇骑着马大摇大摆走近,身后是雪诺。他们这座酒馆外,士兵把两女强行拉出来,此前已经累了她们一夜,就给水喝。桑奇制止雪诺手势,并告诉他:“父亲告诉我,女人不打不听话,他们没有脑子,男人的骨所化,用尽所有智慧都无法跟男人匹敌,跪服你,才才不会去偷人。”有其父必有其子。桑奇不觉着有错。他又告诉雪诺:“追了十二天,骑马骑的两条腿都快废了,现在交给你表演,最好让她心甘情愿写下婚书,成为你的妾,或杀她之前,取得她所有产业。”孩子有时远比成人更可怕。少女被卡塔纳指为大英叛徒,桑奇完全接受这种指控,对于叛徒不需要手软,这也是父亲说的,奖赏这些士兵前,桑奇高喊:“让英格兰,再次伟大!”随后问清君临方向,向远方今上行礼。

 

本章未完,点击[下一页]继续阅读-->>